Suning HK 肃宁 香港 | Suning County News

Suning County News

美國加州將除草劑草甘膦列為致癌物,這對食品

2017-09-21
日前,美國加州將除草劑草甘膦添加到了65號法案中,即將其列為可能導致癌癥和生殖毒性的已知化學物品清單,要求企業必須對可能接觸該化學物質的產品提供警示標簽。閱讀重點:草甘膦是否致癌,爭議仍然存在;美國孟山都公司的反擊;這一法案的更新,對於食品工業意味著什麽?65號法案,也被稱為“飲用水安全與毒性物質強制執行法”,是一項具有裏程碑意義的法案,於1986年簽署,旨在保護國家的飲用水免受有毒化學物質的汙染。立法要求,政府每年至少修訂或重新發布一次可能導致癌癥和生殖毒性的已知化學物品清單,同時要求企業還必須通過適當的標簽或標誌,對可能接觸這些化學品的情況提出警告。該做法是為了讓加州民眾能夠對他們所購買的產品和做支持的公司做出明智的選擇。目前,65號法案的清單包含了大約900種天然及化學合成的物質,涉及日用品、食品、染料、藥物、溶劑和農藥等等,酒精也位列其中。2017年7月7日,作為食品工業中最具爭議性的除草劑之一,草甘膦被列入名單。1首先來看看,草甘膦對現代農業的重要性草甘膦是目前廣泛使用的許多除草劑中的有效活性化學成分,是由美國孟山都公司開發的除草劑,又稱Roundup(農達)。許多大型的農業種植都會使用到它,包括一些抗草甘膦轉基因作物的培育,如玉米、大豆和油菜等。簡單地說,農民可以在他們的土地上隨意使用Roundup來消滅雜草,同時又不會影響作物的生長。在國內,草甘膦的需求量也非常大,因其除草譜廣、除草徹底、持效期長,殺大草效果好,曾是農戶荒地滅草,部分果園除草的首選除草劑。2是否致癌,爭議仍然存在但是根據加州的說法,有足夠的證據表明草甘膦是一種潛在致癌物。早在2015年,加州環境健康危害評估辦公室(OEHHA)就首次宣布試圖將草甘膦列入65號法案名單。因為此前,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發表了一篇重要的專題報告。該報告對目前已發表的關於草甘膦暴露與人類及動物癌癥關系的論文進行了詳細研究,引用了超過270項研究,並最終得出結論,草甘磷對人類的致癌性證據有限,但可能與非霍奇金淋巴瘤具有相關性,且草甘膦對實驗動物的致癌性證據充分。IARC的結論促使OEHHA於2017年3月28日宣布擬將草甘膦列入已知致癌化學物質清單。65號法案特別指出,可能對人類或動物致癌的物質應當對消費者進行警示。針對草甘膦是否致癌,目前國際上說法並不一致。2015年10月,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指出,草甘膦不太可能對人類具有致癌風險,也未有證據表明其具有潛在致癌性。2016年4月29,美國環保署(EPA)發表報告指出,草甘膦不太可能產生致癌性,並表示後續將出版全面的評估報告。2016年5月16,世界衛生組織核心評估小組對食物和環境中殘留的除草劑進行評估,發現膳食產品中暴露的草甘膦不太可能產生基因毒性。2017年3月,歐洲化學品管理局風險評估委員會在其官網確認:草甘膦目前的歸類沒必要改變,即草甘膦仍被歸為非致癌、非致突變、非生殖毒性、非遺傳毒性、無特定靶標生物毒性的物質。2017年4月,加拿大衛生部有害生物管理局(PMRA)在完成了對草甘膦全面、為期多年的再評估後,批準了含有草甘膦的產品繼續在加拿大境內進行銷售和使用的延續登記申請。3孟山都的反擊當然,孟山都堅持認為草甘膦“不會對人類、野生動物或環境造成不利影響”,並聲稱IARC的說法不夠嚴謹性,比如科學試驗數據有限、未有直接證據表明草甘膦和癌癥之間的聯系。很顯然,孟山都公司不會讓它的旗艦除草劑成分在毫無反抗的情況下被貼上強制性的致癌警示標簽。在OEHHA月3月份宣布擬將草甘膦列入65號法案名單之後不久,孟山都公司就起訴了該組織,將該化學物質推上風口浪尖長達三個月之久。但是該訴訟初審敗訴,孟山都公司要求暫緩審理這一案件,美國上訴法院對此予以否決。但隨後孟山都向OEHHA提交了一份請願書,要求重新考慮將草甘膦列為“可能致癌物”這一決議。孟山都指出IARC的研究未考慮2013年的數據,這些數據來源於農業健康研究(AHS)針對農場工人及其家庭的一項大型研究,並且數據結果顯示草甘膦與致癌無顯著相關性。但是,因為該數據尚未發表,所以不符合IARC在2015年的專著中選用參考數據的資格,因此IARC在對草甘膦的研究中也沒有考慮該項研究成果。IARC在對草甘膦的研究中沒有考慮到2013年的該項研究成果,原因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該數據尚未發表,因此其不符合IARC在2015年的專著中選用參考數據的資格。OEHHA對孟山都的回應比較負面。該組織於2017年6月26日的一封信中寫道:“IARC在2015年做出草甘膦決議時只考慮了已經發表的經同行評議的研究,而孟山都公司對此規則表示不滿,並聲稱IARC的發現是錯誤的,因為它沒有考慮某些未公布的數據。然而,除非IARC改變其對草甘膦的分類,否則OEHHA暫時不會重新考慮修改草甘膦決議。孟山都公司的該項請求被駁回。”4這一決議對食品工業意味著什麽?草甘膦的加入可能會使天然食品行業的食品標簽變得更為復雜。多年來,草甘膦在行業中普遍使用,所以專家們一直呼籲加強對這種除草劑的監管。IARC的相關報告顯示,草甘膦無處不在。它會滲透入地下水和空氣中,甚至存在於食物裏,侵入人體內。在過去的十年裏,草甘膦的噴灑量顯著增加。根據2016年發表在歐洲環境科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自1996年引入抗草甘膦作物以來,草甘膦的使用量增加了15倍。從1974年起,美國共噴灑了超過16億公斤的草甘膦。而加強監管可能可以抑制草甘膦的系統過度使用。根據65號法案的要求,天然食品公司必須在產品包裝上附上警示標簽。這樣或許可以避免每天2500美元的罰款。此外,在蔬果、面包和豆腐等產品中,或許也會有草甘膦的殘留,但這些殘留物是否有害?OEHHA稱其對65號提案列表中的大約300種化學物質建立了安全暴露值,該閾值確定了是否需要執行警示標誌要求的化學品的最低接觸水平。但是截至目前,該組織尚未為草甘膦建立安全暴露值。一些專家認為,草甘膦加入65號法案將會對天然產品的標簽產生根本性的影響。System BioSciences公司的總裁Tim Avila表示,“從補充劑到食品,以及其他更多的品類,這將對我們的行業產生很大的影響。對企業來說也非常重要,如果你的產品中可能含有草甘膦,就必須按照規定提供警示標簽。”就連美國農業部(SUDA)認證的有機品牌也不能完全幸免。因為USDA的有機認證是一種基於系統的農業標準,這意味著大多數有機產品不會檢測草甘膦或其他合成化學物質。有機農場的農民需謹慎地采取措施以減少農場上的草甘膦汙染,但是如果除草劑從附近的非有機農場遷移,或受草甘膦汙染的雨水滴落在有機農場的田地上,那麽有機產品則也有可能會被檢出含草甘膦,盡管該風險會比較小。對於加州的食品企業來說,有幾種方法可供選擇:值得註意的是,所有品牌都有一年的過渡時間來決定如何處理涉及草甘膦警示的產品。雇員數不超過10名的企業可以免除65號法案的警示要求。如果企業能夠證明他們的產品不含草甘膦,或是水平很低不會有明顯的致癌風險,則也可免除警示要求。但是關於這一點,OEHHA的定義有些模糊,明顯的致癌風險表示“在70年的生命周期中,暴露於該種化學物質的10萬個人中致癌數不超過一個”。Avila的建議是,食品企業應該開始測試他們的產品,如果檢測結果呈陽性,可能需要重新審查供應鏈,並與供應商和農民合作,尋找草甘膦的汙染源,並盡力避免。65號法案的更新使得食品企業不得不做出改變。一些企業認為該法案出發點很好,但執行細節非常糟糕,令人十分挫敗。例如,Sunfood Superfoods公司在其網站上提出了該項法規的許多缺點,如:65號法案沒有提供相應的解決方案;它也沒有限制產品中可以存在的致癌化學物的含量,只是在超標的情況下才會進行警告;它也不要求披露產品中有哪些化學成分等等。企業在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清潔供應鏈之後,依然不得不在產品上貼上警示標簽,這看起來就像是一記耳光。但是在近20年的時間裏,草甘膦的使用已經非常多了。通過將轉基因種子與除草劑聯系起來,孟山都在全球範圍內加速了草甘膦的使用。長久以來,草甘膦已經滲透進了供應鏈,我們的地球、空氣和水源中可能到處都有其殘留。因此,對於這項“清潔工作”,農業和食品行業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分隔线----------------------------
栏目列表